行業信息
主頁 / 行業信息 / 正文

破解融資貴: 銀行業在利率市場化改革中發揮重要作用

時間:2019-12-06  來源:安徽擔保公眾號  

破解融資貴: 銀行業在利率市場化改革中發揮重要作用

 

2019年,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歷史性關鍵一步。“改革完善LPR報價機制是利率‘兩軌并一軌’工作的重要一環,‘MLF操作利率—LPR—貸款利率’傳導路徑的形成,疏通了從市場利率向貸款利率傳導的梗阻,從長期來看推動利率市場化,從短期來看則有效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可謂‘一石二鳥’。”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今年以來,央行將貸款利率“兩軌并一軌”作為重點工作加快推進。LPR報價機制改革的推出,不僅受到市場各方廣泛關注,更重要的是,還將對大中小各類銀行機構、實體經濟企業產生實實在在的影響。

自2019年8月20日至11月20日,新LPR報價共計4次,根據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數據,1年期LPR從新報價機制實施前的4.31%下降到目前的4.15%,下降了16個基點。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在受訪時表示,事實上,央行的政策意圖十分清晰,即通過改革完善LPR報價機制,引導貸款實際利率下行,進而推動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

那么,今年以來特別是新LPR改革推出以來,各銀行機構做了哪些工作以破解實體企業融資貴?銀行貸款利率水平是否出現下降?對于LPR改革給銀行帶來的“利差收窄”“負債端承壓”等挑戰,銀行又該如何應對?

利率市場化梗阻有望疏通
  “2019年對于銀行貸款利率市場化來說,無疑是具有重大意義的一年,而這一年,以新LPR改革為標志。”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甄新偉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事實上,LPR早已有之,但效果并不理想。董希淼坦言:“LPR自2013年10月推出后,對商業銀行影響一直十分有限,在各類貸款業務定價中,以LPR作為定價基準的信貸業務規模占比較小,而且LPR與貸款基準利率變化基本一致且長期穩定不變,難以及時反映市場利率變化。”
  今年8月1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形成機制,帶動貸款實際利率水平進一步降低。隨后,新LPR報價機制改革“啟程”。業內普遍認為,銀行貸款利率市場化梗阻有望疏通,實體企業融資貴難題有望破解。
  那么,為什么是今年?多數受訪專家表示,“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與“實體企業融資貴”的并存,恰是今年推出LPR改革的動因之一。
  曾剛表示,自2018年以來,我國出臺了一系列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貨幣政策環境相對寬松,貨幣市場利率有了較大幅度的下降,金融市場較為平穩為“兩軌并一軌”工作創造了較為寬松的環境。但同時需要看到的是,同期LPR一直維持在4.31%左右。由于LPR對市場利率的變動并不敏感,市場利率的下行沒能有效地反映在貸款利率上,因而出現了市場利率下行但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依然較高的現象。
  LPR改革的核心是完善形成機制——以MLF(中期借貸便利利率)為基準建立起各商業銀行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基礎上構建加點模型的利率形成機制。“可以看到,在今年短短的幾個月內,LPR下行顯著,而這還只是增量貸款,如果存量貸款也用LPR進行定價的話,效果將更加明顯。”曾剛表示,從政策意圖來看,LPR改革的核心在于將市場利率的下行傳導至貸款端,從而實現實體企業融資成本的下降。
  然而,值得關注的是,MLF操作利率調降并不必然導致LPR下降,更不必然導致貸款利率下降。“最終是否能實現市場利率到貸款利率的有效傳導,還有賴于各家銀行在實際貸款中是否嚴格執行新LPR形成機制,而這又需要監管部門的監督、評價和考核以及同業自律機制的自我約束。”曾剛強調。
銀行貸款利率水平下降明顯

那么,今年LPR改革以來,銀行機構做了哪些推進工作?在實際貸款中是否嚴格執行了新LPR形成機制?目前,銀行貸款端利率是否出現下行?

  交通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交行作為LPR的“老報價行”,過去幾年已經在部分企業貸款中運用LPR,企業客戶接受度相對較高。9月份,該行新發放貸款中參考LPR定價占比已經超過80%,在時序進度上遠高于央行的要求。

  “微眾銀行作為LPR新增報價行,快速建立LPR定價管理機制,包括制度構建、系統改造、最優質客戶的定義、定價模型的完善等,確保報價模型的科學性和真實性。”微眾銀行相關負責人向《金融時報》記者透露,今年前三季度,該行新發放貸款平均利率比上年下降約1.6個百分點。

  從整個商業銀行的角度來看,今年以來,貸款端利率下行顯著。監管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至9月,商業銀行新發放的普惠貸款利率為6.75%,較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64個百分點。其中,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大型銀行在1至9月發放的貸款利率為4.75%,比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68個百分點。“在降低貸款利率方面,國有大型銀行發揮了‘頭雁’作用。”有業內人士評價稱。

  在小微企業貸款方面,據某大型銀行相關負責人透露,今年上半年,該行普惠型小微企業新發放貸款平均利率進一步降至5.04%,較上年降低85個基點。另一家大型銀行的數據也顯示,今年以來,該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發放利率6.36%,較去年全年下降31個基點。

銀行應提高站位練好“內功”
  銀行貸款利率水平下降不免引起市場的一些擔憂。自LPR改革推行以來,“利差收窄”“負債端承壓”“利潤縮減”之聲不絕于耳。專家坦言,對于銀行來說,LPR改革的確將給其帶來較為復雜和綜合的影響。
  “在我看來,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題中應有之義,便是‘銀行合理讓利于實體經濟’,銀行機構首先應該做到的是調整發展理念,不能一味追求利潤的增長,而是要找到實體經濟增長和銀行自身盈利的合理平衡。”甄新偉表示。
  近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2019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上透露,事實上,從國際比較來看,目前我國存貸款利差相對較高,金融GDP占全部GDP的比重達7%至8%,而比較合理的占比大概在5%的水平,如果將超過的這兩至三個百分點“返還”給實體經濟,實體經濟融資貴將得到極大緩解。“長期來看,銀行利差收窄是個必然趨勢。既然推進貸款利率市場化,那么利差就應交由市場機制去決定。”董希淼表示。
  即便如此,專家認為,銀行還是能夠通過練好“內功”,加以應對,即完善銀行資金轉移定價(FTP)體系,實現銀行利率的順暢傳導;建立LPR與客戶最終貸款利率之間的分層管理機制;加強主動資產負債管理能力,有效管理利率風險;優化負債結構,采取多種方式降低負債成本。這四個層面是受訪專家提及最多的。
  交行相關負責人表示,為進一步落實LPR改革,該行將優化資產配置,穩定綜合收益,擺布好貸款、債券、同業資產等配置和組合策略,提升資金使用效率。
  作為互聯網銀行,微眾銀行則表示,將充分運用大數據提高風險管理能力、控制貸款風險成本,兼顧解決融資貴與融資難,支持“寬信用”條件下的差異化定價,以保持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曾剛認為,貸款利率的下降會倒逼銀行采取措施降低負債成本。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當前市場流動性分層的環境下,LPR形成機制的改變也可能會帶來新的風險,銀行需要在降低負債成本與防范流動性風險之間取得平衡。
市場期待擴大MLF覆蓋范圍
  不容忽視的是,盡管新LPR報價下行,銀行貸款端利率也明顯下降,但從部分實體企業的感受來看,貸款成本并沒有明顯回落。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認為,這是由于,用新LPR報價的貸款規模仍然相對有限,實體經濟貸款成本回落有待LPR新機制的進一步落實。
  值得一提的是,《金融時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展望2020年,“擴大MLF覆蓋范圍”受到業內專家和中小銀行機構的廣泛關注和期待。
  董希淼認為,從近期對于中小銀行的調研情況來看,銀行間流動性分層現象比較突出,中小銀行流動性緊張情況仍然存在。盡管央行擴大了MLF擔保品范圍,但中小銀行合格擔保品仍然較少,部分銀行申請MLF困難較大,MLF的交易方仍主要局限于國有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目前來看,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顯著高于大型銀行,中小銀行能夠向央行申請的SLF通常期限短、總量小,不能解決中長期資金需求,影響了其服務中小企業的意愿和能力。”曾剛表示。
  多數專家認為,由于MLF已經成為LPR的一個重要參考基準,要想擴大用新LPR報價的貸款規模,MLF勢必要大幅度擴容,覆蓋廣大中小銀行,降低中小銀行資金成本。
  “建議央行擴大MLF的操作范圍,尤其是擴大到中小銀行,只有中小銀行自身資金來源穩定且成本下降,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能力和意愿才可能增強,實體經濟貸款成本才可能實實在在地降下來。”曾剛表示。
  此外,董希淼建議,下一步,應繼續優化“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率政策框架,通過定向降準、TMLF等結構性政策工具以及再貼現、再貸款等,為中小銀行流動性提供增量支持,降低中小銀行資金成本。同時,繼續擴大MLF等擔保品范圍,或提高擔保品的折扣率,為中小銀行獲取流動性支持提供更大便利。公開市場業務可進一步適度向優質中小銀行放寬準入,以便于其獲取較低成本負債。

 

業務系統
3组三